2015年12月15日

In the Dark Room






Kodak 400TX, 達蓋爾暗房沖, ilford RC 8x10 自放相, EPSON V600 自掃
貳零壹伍年末, 埔里早安, 父親在逆向微光中


  「夢和生活,是一進一出的。」林麗珍說。

  拾貳月的第二個歸鄉小旅行,依著同住埔里的維排程,攜載不東方夥伴們繞埔里的同時,也在體驗不熟悉的埔里。誰都有誰的生活方式(也都有各自的包袱),越長大越明白這件事,無能為力也無可逃避。

  暗房裡的時間流速是很緩慢的,甚至可以說,它靜止著。與現實斷開。
  微光、濾片、沖洗槽裡的液體,選片與放大、試條到整張,雙層的門上敲出聲響開闔再開闔,在暗中沉潛、亮裡看見。人工PhotoShop,判斷明暗反差加減光,一旦失誤即需回溯步驟重新放過。數位水流下久經沖刷的我們這一輩,化學作用不可逆的世界反倒使人感到安全而踏實(或許吧,至少在某些時刻我如此感受)。

  活在當下什麼,永無止盡。難以耳聽八方事事周全,向內的挖掘亦深不可測。所有覺知都能夠擴及更細微的枝節,枝節再生枝節。然而過於推敲末端,則容易失去全貌──如何拿捏實在重要。
  在書寫中平衡、瑜珈中平衡、人事中平衡,還有更多需要繼續摸索的部分尚待下回分解。

  台北市灰濛濛的霾害天,今夜不見月。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