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1月17日

指縫間涓涓流過的



Kodak 400TX,自沖,新莊麗來底掃
CROSS。剝皮寮,台北市萬華區


  又是年末了。一個被才被創作出來不久好年輕的光棍節日、一杯漫長車行之後海邊靜默的咖啡、一場事不關己偏偏不能置身於外的婚禮,和零星定時或超時的工作。剛買了2016年的新手帳,將暫且寫在十二月底最末頁慢慢積累的行程謄寫過去。「一切都在可控範圍內吧」這件事情使我安心──缺乏安全感所以控制慾旺盛嗎,或許是。
  瑜珈課時我老是愛說,吸氣手上,托舉著彷彿很重的空氣到頭頂,掌心相對(注意肩膀不要聳);吐氣掌心朝外下壓,像抵禦空氣的浮力。其實,指縫間總是空的,就像時間總是流過,什麼都沒有。不論地心引力抑或大氣壓力,與環境建立關係以前,自己與自己的角力,是一切平衡的基礎。蔣介石說攘外以前須安內呵。「當下」本身,即是最抽象的生活美學。

   間隙裡,讀著一篇一篇他人的青春隨筆(是說「青春」大約不是最貼合的評價,「追憶青春」倒剎相彷彿)──悲觀的人記憶那些痛的;樂觀的人記憶那些笑的、人嘛,對於過去總是有太多感懷感慨,唯獨不需要後悔,畢竟逝者不能追。──似乎藉由這樣一點一滴的篇章可以再次的喚醒某些埋在時光路邊的偽文青小九九。輔以王菲的靡靡之音,嘆服老菸桿子長駐的小女兒嗓音,天生麗質呵。
  指縫間涓涓流過的。二十五歲的副標題:青春不饒我、而我亦未曾饒過青春(啊)。
  然後還是回到當下。冷氣房的玻璃窗外,今日陽光燦爛。




電影【匆匆那年】主題曲
主唱:王菲/ 作曲:梁翹柏/ 填詞:林夕

匆匆那年我們 究竟說了幾遍 再見之後再拖延 
可惜誰有沒有 愛過不是一場 七情上面的雄辯
匆匆那年我們 一時匆忙撂下 難以承受的諾言
只有等別人兌現

不怪那吻痕還沒積累成繭
擁抱著冬眠也沒能羽化再成仙
不怪這一段情 沒空反覆再排練
是歲月寬容恩賜 反悔的時間

-
如果再見不能紅著眼 是否還能紅著臉
就像那年匆促 刻下永遠一起 那樣美麗的謠言
如果過去還值得眷戀 別太快冰釋前嫌
誰甘心就這樣彼此無掛也無牽
我們要互相虧欠 要不然憑何懷緬

-
匆匆那年我們 見過太少世面 只愛看同一張臉
那麼莫名其妙 那麼討人歡喜 鬧起來又太討厭
相愛那年活該 匆匆因為我們 不懂頑固的諾言
只是分手的前言

不怪那天太冷淚滴水成冰
春風也一樣沒吹進凝固的照片
不怪每一個人 沒能完整愛一遍
是歲月善意落下 殘缺的懸念

-
如果再見不能紅著眼 是否還能紅著臉
就像那年匆促 刻下永遠一起 那樣美麗的謠言
如果過去還值得眷戀 別太快冰釋前嫌
誰甘心就這樣彼此無掛也無牽

如果再見不能紅著眼 是否還能紅著臉
就像那年匆促 刻下永遠一起 那樣美麗的謠言
如果過去還值得眷戀 別太快冰釋前嫌
誰甘心就這樣彼此無掛也無牽
我們要互相虧欠 我們要藕斷絲連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