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2月22日

二月二十二日,台北大晴天

昨天,被稱讚「肌肉很漂亮」,小虛榮說謝謝。
最近對於身體姿態比較敏銳,肌耐力相較之下差了一點。


 晚上回到宿舍的時候,一邊走樓梯一邊喃喃:啊,其實做愛是最好的運動吧,如果把它當作運動而不純然欲望發洩的話。是吧,男人女人,脖子肩背手臂胸部腰部臀部大腿小腿乃至於腳掌手指頭,做愛是非常有助於曲線雕塑的運動。
 不過帶欲望就麻煩了。
 就算是欲望本身也很麻煩啊。

 半年前的有一天,閱讀一本輕小說,關於「書籤」的形容說:2005年,有個章節看不懂,於是夾入書籤。往後的日子裡一遍一遍的閱讀間,懂了,然而刻意忘記把書籤抽出來,它就始終夾在2005年,那一頁一夜裡。
 不是不在意,只是不再介意了。

 妳以為記憶是很綱目性的,久遠的事情,妳會記得事件,但已經不記得內容。也許更久一點,妳便只會記得零散畫面,記得某個人,其他的,再多,就是負擔了。
 我啊,已經不記得那些充斥在當時生活角落,就連當面對著眼睛話家常的時候都絲毫想不起來:癢癢的吻的觸感、肩頸胸膛或其他部位的肌肉質地、帶欲望或不帶欲望都很溫暖的眼神、小貼心舉動的表情、受傷時候無辜的手勢語氣、撒嬌時候彆扭像個兒童的樣子......似乎可以越寫越多,記不得的早已比記得的多上許多。
 脫離了欲望時期,日子變得十分平淡。
 習慣了平淡,要想把欲望找回來,就變得非常困難。
 欲望啊欲望,性欲或不性欲,關於愛的,皆非我所能控制。簡言之:愛無能。

 不過除此之外,平淡的一個人生活也能有滋有味。
 無所謂囉,不是不要,時候未到嘛。




Divinity Theme (Elizabeth: The Golden Age)

音樂是最近非常喜歡的電影配樂,伊莉莎白輝煌年代,片尾。
很,空靈、沉靜,有信仰般痛楚過後的安詳。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