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2月7日

據說昨日初十五,元宵夜

























(照片:隔著鐵網、暮靄,光圈1.8,收割後的筊白筍田。埔里水尾。)


流水帳昨天:
早上八點二十分的國光號,埔里到台北。到台北,百般勤奮搬運至少五公斤行李上下公車,回宿舍洗了個臉聆聽音樂片刻,出門發放筊白筍。今年首度宰割的筊白筍非常清甜水嫩,水煮之後有水果的質地。從八里回到台北是日暮時候了,過關渡橋,往士林方向前進的摩托車行程裡,讓左前方的月亮吸引,分了好幾回心,有驚無險。是好白好圓的月亮呦,下方五分之一處溶在漸黑的天色裡,像局部上光的台中太陽餅。
噢,原來是元宵節。

最近感知能力很差,好像記憶力也不怎麼好的樣子。日記寫得少,生活真的很容易落下去漣漪一圈圈然後不留一點痕跡。流水帳、流水帳、流水帳。有時候水波繞起來打一個旋——或者是一片紅得太自然的楓葉、雨後紛紛冒出的小小楓苗、一朵太假的茶花,或者角落陽光亮上幾分之後現形一小會的一脈光影——又很快消弭無形,靜水深流不語,日子悄聲無息。
我開始發現自己不知道該如何與那些曾經親密非常的朋友說話。
我開始發現自己很想成為一棵植物,任風吹雨打,乾旱潤澤,興榮而後枯滅。


我不確定自己存在的價值在哪裡。
我當然仍舊愛著一些人事物,對剩下的那些無感。
我開始盡量不去想我為什麼要做什麼而是我應該做什麼。


今天是二月七日。
夜了,泡了一壺,爹爹口中的春秋戰國茶。
喝一口,敬遠方的好朋友,二十二歲,
生日快樂親愛的。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