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2月20日

二月二十,開學日,台北小晴天


























學期開始之前,滯留埔里最後一天,傍晚。
一束陽光,被窗戶切割成好幾段,浮貼在牆上。
爸媽房間,牆上有上個世紀的結婚照。

「上個世紀」,聽起來似乎很遙遠,卻也
就在十幾年間。


前幾日。
看了幾則鬼故事,發生的場域就在台北。
晚上在宿舍特別害怕,自己嚇自己。
洗澡也怕,睡覺也怕,還怕照鏡子。
這時候就挺想要增加室友,增點人氣。
但是、有室友好麻煩啊。

下個階段第一年,應當不能免俗地得住住學校宿舍。
——那就代表:禁止在房間裸體。
噢,好討厭的感覺。
我太需要裸體了。

想一勞永逸大概可能其實應該
別看鬼故事。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