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4日

好矛盾



Fuji x-tra400,八德福馨沖掃
去年十月上旬,屏東三地門,藝術家的風刮地


  沒辦法,強迫症。直覺式的靜物成像,垂直水平。

  要說流於庸俗可能也不是,大約就是意圖跳脫框架也在同時畫地自限。耽於安逸又膩於平凡,不市場又不夠自鳴得意,無比難搞。
  在A地大言不慚說我真正的生活不在這裡啊;其實在B地對A地的決定搖擺不定;以為C才是目的地;並且無論身處何處都還回望著D地。真正留給自己的,夾在此地與彼地的移動中,微小的裂隙。像版圖也像頭骨,大塊與大塊中間──夾在海溝與交界處的,更靠近真正的內容(在這個比喻中,應指向「人生」──但關於人生這個空泛的概念或偽命題什麼的暫且不作討論)。

  重點是我二十七歲了好嗎,二十七歲噢,不是十七也不是二十二噢。
  究竟想要什麼啊。





易燃易爆炸 / 陳粒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