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20日

美其名曰沉潛



丁酉年春節,Fuji x-tra400,八德福馨沖掃
右護龍半戶外空間,埔里黃宅


  實為一種怠惰。
  莫以為青春不逝,怎禁得起秋流到冬盡春流到夏呢。
  小感慨。最近許多同學訂婚;也才得知年長的朋友與伴侶相處了十七年如今尚且不打算結婚。雖然知道世事因緣生滅,仍舊覺得不可思議。多情與濫情並不等同、專情與花心也並不相左,喜歡往哪裡去卻身在哪裡都是權衡下的選擇,或老早命中註定。
  人各有志罷了。

  穿了黑色絨面棉旗袍的那天早晨,夢見阿公淚流醒了,天還暗著。他在夢裡什麼也沒說,安靜地看著,也笑著。我知道是夢阿,也醒過來了,還是很難止住那樣滂沱的悲傷。──先不說多久沒哭,就是想念誰這種事情,都變得很虛幻。──冷靜之後覺得負疚:究竟把自己過成什麼樣子以致於您要這個樣子提醒我,的麻木。

  是春分了,萬物復甦,重生或新生。
  步調和離開之後的方向什麼的,是該好好想想了。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