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2月28日

良辰好景



樹枝上滿鋪一根根草綠色的共生植物,逆光透亮,像長滿鮮豔的羽毛
十分瀑布邊上,細細疏疏的小水珠撲面迎來,沾衣不溼,心下沁涼



  說到底該是近日位移太少的關係。著實太安定。
  昨夜有雨,寒夜客來茶作酒,十年裡難得一見浸潤於粉紅色光暈的老朋友,她與他見面不過三四次、詩與第三人稱情書各種攻勢、是高手過招一層疊過一層的精采故事。如此年輕如此曾幾何時,好可怕的即視感。小樓春風啊,故國不堪回首,月正當中。
  情緒起伏太過,子夜前相互道別,寅時方睡下。睡不著的時候,就著啜飲青春的酒意,翻出書捆底端長滿灰塵好久不曾經心的幾本散文,隨意翻開,竟耐住了性子往下讀了許多篇。許久未曾的軟性敘事法,不關係通俗範本不賣弄知識淵博也不引述智者先哲惟以心情感受為本,使我反省起由來已久的目的性導向生活。掐著時間不早也不晚出門,小意外小情況一併計算進路程,一個個顧及順路的精確截點,一切恰到好處按表操課,結論就是沒有富餘。沒有空,於是裝不進──蔣勳說,你能想像中間沒有空間的杯子嗎(那還叫杯子嗎)──裝不進什麼新的美、或新的愛,只能守成,或是消磨。嘖,不知不覺竟變成這樣了,誰敢說誰以前曾經又文藝又神經呢。

  也許再回頭練習側面描寫吧,不帶標的也不具特別意義的那種。
  至少先能夠,無所謂地旁觀一些什麼。




晴天,水量豐足的十分瀑布 / 新北市平溪區

2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我就知道你會寫
by 粉紅色布丁

letterofcat 提到...

第三人稱情書真是肉麻死了
妳保重,更上一層樓啊我的女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