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2月27日

一千個人就有一千個神隱少女



  貳月貳拾貳日,週一,農曆正月十五,是為上元,俗稱元宵節。第一次去平溪。難得拍頗有「人氣」的照片,拖著想了幾日,還是不會寫遊記。「夢一般地不真實」,關於一整天,一連串好運氣的天燈之旅。
  排很久的隊、人擠人的溫度、某個什麼被商業或政治目的包裝出來的節日、所謂的名店以及所有人到某個地方一定要做一些什麼樣的事情…如此這般平時能避則避的,都在這天裡頭體驗了。久違的人群,久違的感覺簡單空泛而不切實際的美好願望,夢一般地不真實。




  真正身處在素昧平生的群體當中成為一員,有種由衷的虛幻感。
  風大,金紙充足,踩著天燈覺得熱,手熱心熱。倒數著放飛天燈之後舉起相機對到焦,天燈已經飛離焦平面。據說啊,攜帶了各自賦予的眾多願望,上達天聽。

  想到去年以來頗富盛名的動畫小王子,前些日子在埔里和家人第一次看,莫名大哭,哭點還很離奇,是星星被放飛的那一刻。就像解夢一樣,很容易可以去為這個哭點附加各式各樣的注釋,卻沒有必要。我珍惜每一次被觸動以及哭泣的機會,原因是什麼其實並不重要。
  放飛的星星與放飛的天燈,前者有太多的分鏡去講述;後者身在現場尚還沒會意過來,方要認真凝望已經飛出去好遠了,感動得後知後覺。不過真美啊,從下方往上看──那等恍惚,不知道若沒有照片的記錄,還能記得多少畫面。
雖然很多時候專心目送是很棒的一件事,但我還是感謝這次的分心,感謝舉起的相機與按下的快門,留住了這份美麗。


/ 臺語:休嫁,阿嬤請妳吃甜甜


  照片很多,選幾張說一說。
  十分老街,撇開觀光的表演性質而言,還是很樸素的。老臺灣讓人感覺親切又不太恭維的俗麗配色與環境搭配得非常溫馨討喜。很神奇地,同樣是紅,臺灣的紅與大陸的紅,還是有本質上的差別,時常被用來統稱的「中國紅」是很不確實的,不過箇中差異大抵身在其中才能清楚分辨(笑)。


/ 門內的天燈底製作


/ 榕樹下米粉湯的老闆老是擺著張酷臉


/ 無視火車經過老神在在認真洗蔥的老人家














  不管排隊等待新北市天燈節號碼牌還是十分老街上寫天燈放天燈,日本人韓國人都比臺灣人多得多,也因此,各家天燈請的工作人員皆訓練有素,日語韓語幫拍照點燈下口令一把抓,讓人十分嘆服。
  從日正當中到暮靄漸合,路上的、鐵道上的,看了好幾十回放天燈,大部分扶搖直上,小部分傾斜或擱淺燒毀,也有許多,在飛過山頭之後燃燒不完全跌上山谷樹梢。不管結果如何,總是寄予了這麼多的願望呵。
  天燈,從孔明時代的軍事用途、到鄰里警戒,至今成為平溪當地的觀光活動,其實行為本身並無太大相左,心意改變了、意義於是不同。



/ 晚會階段性退場的人潮著實有點可怕

  因為同行朋友幾天前的衝動決定,造就了這個簡單的鄉土小旅行。臺灣真的有很多細節豐富的地方啊,值得細心緩慢地走走看看──當然不那麼一窩蜂就更好了(一起施放天燈例外…那真的完全是數大而美)。
  便用最後一張照片作為結尾吧。因為想看點燈後祭典般的十分老街,又不想跟人擠,在鐵道的那頭觀望著。最後一眼,再沿來路返回。整理照片時,覺得被黑夜包圍的老街就像一個隧道的另一頭,明亮而未知。
  神隱少女,在某個山洞之內發生的故事,像另一個桃花源記,…緣溪行不知路之遠近乎逢桃花林…林盡水源便得一山山有小口彷彿若有光。聽說宮崎駿爺爺在初始發想,曾經到過臺灣,沿著鐵路到瑞芳。不曉得是否曾經看到這樣的場景。
  夢一般不真實的一天,回到臺北的研究室才像回到現實。

  吶吶,雖然不是什麼特別不得了的靈感,但還是想說──
  一千個人就有一千個哈姆雷特;一千個人就有一千個神隱少女呵。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