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2月24日

正月十五,月亮尚且不圓



























  明天可能會更圓一些吧。
  元宵節快樂。


  心理焦慮但生理怠惰。
  時常夜半醒來,蹉跎一番哄自己再次入睡,然後就睡過了頭,第二天匆匆趕趕。
  開學一個星期以來,不斷如此。
  到底是埔里的安逸使我對台北感到恐慌嗎?

  睡不著的時候會在黑暗而溫暖的被窩裡重讀過往簡訊或按下古老的號碼聽女聲在那一頭以中英文重複說著您所撥打的號碼是空號請查明後再撥至頹然而止、滴、滴、滴。
  回不來的當然不是只有愛情。那些亟欲傾訴或傾聽的心情失去投射點,究竟習慣了。而後,各方慾望是越來越不能被輕易挑起,也就消沈了。
  莫名其妙呵,驀然回首發現自己,其實無所追求。

  熱血萬丈定了個論文題目,臨到將寫,方覺困難重重;看今天過午日光很好,原想帶相機走路,衣櫃打開找不到一件想穿的衣服,又打消念頭,惰性所致。
  衝動不夠、毅力不夠,總想趨利弊害,自以為居安思危。
  嗯,這大約已經上升為人格缺陷,藥石罔效。

  過一陣子大概會回到正軌吧。
  希望。


  台北的羊蹄甲都生葉子了,埔里尚在花期。
  慢一點吧,總是會茂盛的。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