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2月14日

關於「情人節快樂」

大約是倒立的另一個世界。

陽光照耀處他們擁有好像可以抵禦全世界切開所有黑暗的熱血心情。
一方面有一點羨慕,一方面歪歪頭說其實我沒有也不如何呀。


是年初五。下高雄參加表姊的歸寧宴。寒假過得極盡侈奢。
大魚大肉、大好日光、幾部日劇電影、同學聚會、偶爾趕場。
親戚見不少,紅包討不多。有一種「似乎應該肩負社會責任了(嗎?)」的微妙感。
預定的修辭學及川端康成,翻動幾頁攤在案頭擱著,一放就是個把禮拜。
日記還在帶回家的行李箱裏。
或許該追追進度。

與情人節一點關係也沒有呢我的生活。

覺得寂寞的夜晚可以抬頭。
埔里的夜空有好清晰的星星眨眼睛。

妳也可以唱歌給它們聽。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