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2月18日

正月初九,雨水,開學日


























Canon EOS 5D Mark II/ Canon 24-105mm
年初二的日月潭文武廟,祇願小燈籠們閃閃發亮/ 埔里


  總覺得老是如此重複著。
  一開始我們不輕易甜言蜜語,壓著底牌,寥寥的透露都是驚喜。漸漸我們上癮,愛呀愛呀樂此不疲。繼而話語失重,曾經的神祕稀釋成無趣,冀求肉體的高潮可以緩解平淡。到了最後,愛與現實分離,不下猛藥無以為繫,只能分手。
  我時常想,如果兩人的起點不是感情(抽換為責任或其他什麼),是不是更容易長久。至少不會期望成失落,桑田變滄海。

  對相機的喜新厭舊衍生此等不正向思考。
  Anyway,過度曝光的世界明亮美好。
  偶一為之確實很不錯:)



除夕,中台山上,與弟弟/ 埔里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