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2月25日

先說聖誕快樂

























Nikon FA/ Agfa CT100/ 永和華國正沖負、掃


  世界末日後一天,去看朋友的戲。
  比起若干年前,他的表演,更圓融亦更收放自如了。好像站在那裡,就能成為誰;而下了戲,他也只是他自己。(想起詠梅蘭芳的對子:是我非我,我演我,我亦非我;裝誰像誰,誰裝誰,誰都像誰。)莊周夢蝶、蝶夢莊周,夢中之夢若為前生今世,你說、不醒何妨?

  相信他可以在表演的路上走得很遠。
  看見他這樣真好。不是沒有荊棘沒有窒礙,然而跨過之後,將飛得更高更徜徉。

  好矛盾地以為歲月靜止,也淌過。似乎一瞬間我們就已經在對岸,剩年輕的自己留在原地供後人憑弔眺望。光影交接處翩翩舞一曲,爾後背離、朝各自方向直視前進。誰也擁有著誰,誰也留不住誰。
  嘿,希望下次看見你的時候,還可以給予彼此、一個溫暖非常的擁抱。

  (最後,預祝今天晚上,終場公演順利:)




Symphony No 3 in D minor 4th Mvmt. / Gustav Mahler
London Symphoniy Orchestra, Harold Farberman (Dirigent)
冬日聽馬勒午夜醉歌,幽緲澹然


  關於此年聖誕,平安夜天冷作業一籮筐,卻還是決定回宿舍感受被底片淹滿的幸福。
  反正哪天不是過日子、聖誕乃非聖誕呀,羅馬公教太陽神也好商業炒作也好,世界末日都不世界末日了還聖誕節呢。嘿、
  不過還是聖誕節快樂:)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