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2月21日

對於世界末日我無比期待著





































Nikon FA/ Kodak 50D
貳零壹壹九月至今日記, 重曝小意外/ 台北影業沖, EPSON V600自掃


密密疏疏,手記寫著寫著剩下三兩頁,該將撐過貳零壹貳年
昨夜半圓月又亮又大,切口難得齊平於地平線,像腰斬酷刑,殘忍且精準
極端美麗

而是日豔陽高照,沒有暴風雪亦無彗星撞地球
冬天的腳步持續前進5DⅡ的價格持續下降課堂照樣上功課照樣出日升日落
一切,似乎沒什麼停滯或顛覆的跡象

日子被符號塞滿,想要反白之後打上刪節號或按下空白鍵那種
難以言喻的輕鬆與慌張並列
矛盾快感


Anyway──
世界末日沒來,過冬至吃湯圓吧:)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