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4月4日

如夢令

























如夢令 / 清.納蘭容若
萬帳窮廬人醉,星影搖搖欲墜。
歸夢隔狼河,又被河聲攪碎。
還睡,還睡,解道醒來無味。



醒睡間,夢見嬤。
夢見善家政善園藝的嬤。
夢見把冰淇淋蛋糕盛入盤中,放進微波爐裡的嬤。
嬤說:咪咪啊,妳剛剛睡醒,吃冰的對身體不好。
笑中有淚。

起時是台北的清明節,空氣有些黏膩,窗外陽光。
恍惚有人說,當你開始學會思鄉,必定上了年紀。

我是老了,於焉寄電話給遠方的娘。
娘說今兒爹煮了嬤最愛的雞酒麵線。


縱使太多事情待辦,今日不登校門。
外頭混濁的氣味使我煩躁。
收下竿頭曬了許多天蒙塵了的衣服,再洗半星期分。
花了許多時間細細縫牢新襯衫上一十五顆釦子。

邊縫,想到男人曾說:
「身邊的女人來來去去,還不如車。
這車陪了我二十年,我能不對它好嗎?」
失笑。此般,我是不是更炎涼?
一套內衣、一件好衣服都能夠伴我三五年,
當勝過你,也勝過了我自己。






























日漸形成波西米亞性格,也許源於
埔里的永恆不移的歸屬;也許源於
茫茫世界上、湮湮時間流,
這麼多願意相信我、愛我的人。
漂泊無所謂,流浪無所謂,
當我想回家的時候
家一直在那裡。
你們一直在那裡。

真的好愛你們呵,朋友們。
當我無措無緒的時候,有你們真好。

真的、
有你們真好。
: )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