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3月26日

三月將逝,台北大風天、小晴天





























 閃亮亮的嫩葉啊,翠翠青青。
 生命何其美麗!
 去年的花不是今年的花,卻是一般認真綻放,勇敢謝去。



 經上說,世上都是痴人,他們所追求的也不過就是肉體的情慾、眼目的情慾、與今生的驕傲。
 我每日寫經,不為什麼,也許只是「平安」,所愛所處之人皆平安。
 佛說,多求是苦。

 近日,定不下心安靜書寫。各方欲望雜錯,不能純粹:覺得很多東西礙眼,想要世界溫暖乾淨;想吃美味的東西,想和漂亮的身體做愛,想重唱,想要舞伴......
 每一落欲望,都交疊在另一座欲望之上。阡阡陌陌,織成一張撲天的網。每一根絞索都是模糊的幾個字,不是「我想要」,而是「黃郁芳」。
 那張網子重重壓下來。
 捕獲我。
 無法逃脫。

 愛慾、情慾、性慾 註一 呵。
 柏拉圖、亞里斯多德、叔本華、傅柯、弗洛依德呵。
 某個早晨接到一串不熟悉號碼捎過來的熟悉聲音,有些悵惘。
 回不去呵,那個我曾經好喜歡的我。

註一:在此假設愛慾是為人類之神性、性慾則為人類之動物性:
  愛慾(神性)——情慾——性欲(動物性)

 在心裡放上一個仰視仍然遙不可及的形象,關於一個「伴侶」。
 常以為,其實不需要「實體容器」來寄託我的感情、欲望、冀求、信仰(此等無法量化的抽象物件)。我所需要也許只是一個名字,在寂寥的夜裡反覆書寫誦讀,然後代謝。
 既定事實罷:我的欲望,我的投射,最終,都還是自己而已。
 實在不想自欺欺人。在這裡、此般現場,我一定明白告訴你,我要什麼,不能要什麼;給什麼OK,不能給什麼。然後聽你說完之後告訴你,什麼我收下沒問題,其他真的,受不起。
 我選擇了我負責,不要遺憾。

 「妳為上一段感情嘆息,不是因為他不曾愛你。而是妳付出了愛、付出了青春,卻怎麼也收不回來。」
 維說:我還是相信,遠古的人是完整的,只是,被剖了半。我相信我有另一個「半」。
 我說,親愛的維,我有你們,有那些過往,能笑過、哭過,已經很好了。
 誰知道所謂「我的半」是不是已經誤認了別人?是不是已經在上一刻擦身而過、再不回頭?
 我很殘缺,但也已經完整。



 一個小階段結束,疲憊接踵而來。
 想起來有段時間沒有觸碰鋼琴了。
 如果一個長長的時空現場,我能坐在鋼琴前——
 想談舒曼,想談拉赫曼尼諾夫。
 談談鋼琴,聽聽自己。





李煜《浪淘沙》- 吳至青<花落總有花開時> 
王國維說,李後主的天真單純, 
脆弱若夏花。卻也,燦若夏花。



2 則留言:

letterofcat 提到...

千萬不要以為, 我是愛過也被傷透了
所以再不敢愛不想愛不願意愛
後遺症之類, 不是那樣子的

感謝那些愛, 感謝那些人
我很喜歡現在的自己以及
正在著手或準備著手的所有事情

只是現在沒辦法, 已經太自給自足了
沒有誘因和衝動, 不是那麼容易愛的

誰知道呢, 也許某天某一剎那
會遇見誰, 讓我不只心動而已
又或一直沉寂下去

那也無所謂呀
現世我能做的, 能實現的
種種可能, 都在下一刻

所有下一刻

Beryl 提到...

Love just the way you are.
現在的,曾經的都那樣美好,每瞬間每個字如此片刻、卻又如此完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