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3月5日

三月了,唏唏噓噓

























春光啊,明媚起來了。
夏日啊,悄悄走近了。
東南風起,天地萬物萌動。
人類的動物性,快要抑制不住了。
求歡哪、交配哪——如果有閑時間談個戀愛當然很樂意。
問題是沒有閑時間,忙啊,忙。

不過發情的季節無疑是肉體的季節,這點倒是不可免俗。
昨日在宿舍,看著成堆的冬衣老大不爽。
嗯,大衣刷棉褲襪厚毛料,該裝箱了。
雖然氣象報告又說,明天鋒面有雨氣溫緩降云云。(,春天後母面。)
整理衣櫃的時候告訴自己,那件小包袖當代小旗袍,畢業以前無論如何得要穿一次。
還有一千零一件吊嘎小短裙,全部穿過一次才可以收起來。


一個月沒有拍照,換過電腦之後還想再敗一顆長一些的鏡頭。
欸,大學生活快截止了,好像有很多事情還沒做。
有很多事情不知道做不做得成了:
我的十八九歲照片輯、字體小論文、貝多芬新約熱情第一樂章......

,二十歲以前一切都新奇可人,歷歷在目;
二十歲以後也沒多少年,卻是遺憾滿滿寫不完的流水帳。
二十二歲的前一天,夢見自己醒來,是二十六歲了。
夢中夢,全醒時滿面冷汗。
青春小鳥什麼的,回不回來。
(嗯)干我什麼(鳥)事啊。

人生人生,花開堪折直須折。
月誌翻過兩頁,這個階段就差不多了。
所以,親愛的,加油吧,妳可以的!
: )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