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0月30日

秋後憂鬱











是啊,時序到了。

從表姊的訂婚宴回來,疲憊是絲絲浸潤的雨水,拂一身還滿。縱使媽媽反覆叮嚀喜宴得穿淡色點,衣櫃打開,小禮服若干套,仍舊全是黑的。我無法,選了一件帶紗的,沖淡那黑。離題。我的工作是幫收禮金,坐在檯前埋頭寫禮單,間隙間抬起頭來笑一笑,聽隔壁大姐熱情寒暄。新娘子的第一套衣服是粉白色,妝容甜美。一切,好像真有那麼點喜洋洋的氣象。

時序呵。

他人的時序推進,落地、成長、結褵、繁衍、病、或老、或死去,我好像還就在原地。目送、感動、祝福、期許,都不是對自己。所以下一個該輪到妳吧有沒有男朋友啊什麼於我而言,就好像是另一個世界的遙遠問題。

最近老是在觀望他人,因為找不到自己的影子。


階段與階段間的留白,在自傳動筆回首時,看盡二十年的錦繡繁華,果然色即是空:
相遇、相知、相守、相離,如此過程一再重複,使人發懶。

嘿你說,還是有感覺也還是會感動,可是活著,怎麼就這麼無聊呢。
你說,所以真的不要試圖撰寫自傳,千萬不要。

換季憂鬱。
拜託不要滿世界的人都湊過來善意地逼問我、喂,
下一步做什麼?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