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0月23日

不知所云,在大好風光的星期天

「誰都沒法陪誰走多,相伴一路而已。」突然攀住這句話,在初醒的早晨。
索然。
自言自語問道怎麼再能夠呢、為妳所學會的某些維持世界運作的既定道理,又要賠上一天嗎?不行不行,出去行走吧,出去看看別人眼下的生命型態也好。告訴自己無論如何先活下去,反正不以勿喜不以己悲的無感總會消逝在將來的愛妳與妳所愛。
開始越來越不明白自己倒錯的邏輯。有時候等待的一段時間,電梯或紅綠燈一類,不過數秒,思緒已經飄到遠方遙不可及。雜亂的資訊紛湧而來,將我摔拍彼岸沙灘,愣愣起身,不見初時方圓立足之地。此情此景近日越繁。人們說這叫作超展開。
意識流呵,沒有過去也沒有未來的生活模組。


推開門走出房間,鐵柵欄窗框之外,有凌亂的電線,再之外,有藍天。
「找尋支點撐起自己」似乎是當務之急,刻不容緩卻積極不起來。反正時間能夠沉澱透徹一切是吧。
舉起手,掌心紋路日漸複雜。
隨便吧。

記得不記得,那些故事,畢竟都是我的。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