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0月7日

生活幾則


 
是的,我的日子是記憶那些印痕,一層一層堆疊複寫的,輪廓。
留下一些什麼或移除一些什麼,樂此不疲。
 

 伏案書寫,最喜歡的行為之一。想哪天或許會對這麼做而且姿態優美的人一見鍾情也說不定。就像看別人跳舞有所觸動就容易把自己搭進去一樣,很美好的感覺。以直覺喜好審度人,很不社會化的同時也很真實。很美好。

 空閑的,今日,天光明媚。
 早上寫了字,靠在走廊上,六樓窗邊閉目傾聽
 浪漫的說法是幾公里外有海潮,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說穿了卻只是城市的早晨:幼稚園小朋友戶外遊戲、各種車輛發動行駛、樓上樓下細微語音雞犬相聞。有風,建築物建築物間,溫柔或呼嘯而過。

 睜開眼睛時候,一束陽光偏移掌上。掌心紋絡複雜。
 我想起曾經聽人說,掌紋是會變化的,掛心的事情少,越稀疏。
 我想起心中那座草原。有時榮,有時枯;有時榮枯更迭,不過一夕,無知無覺。
 像這樣子,無知無覺。無知無覺的冷陽光,無知無覺的增減交替,無知無覺鑽研很多個牛角尖,無知無覺混掉三年什麼的。而比較切身一點的,星巴克,昨天開始漲價得無知無覺了(笑)。

 















 
是的,我的日子是記憶這些印痕,一層一層堆疊複寫的,輪廓。
留下一些什麼或移除一些什麼,樂此不疲。

移除不了的重新自我介紹你好你好;
而留下不能的,就掰掰吧。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