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2月14日

誰在誰的局裡


這星期才沖出來的底片。前面十來張去年秋月,最後幾張年假剛收的倒春寒,都是埔里。
fuji x-tra400 135,Micro-Nikkor 55mm,八德福馨沖掃。


  鄉村生活和都市生活的差異,約莫在於前者貴族後者奴隸,不在其擁有報酬的多寡,那些都是虛妄的數字遊戲。閑心是最高的情操;奔波如螻蟻低等低等。
  語無倫次。

  工作狂的字面解釋,以工作為興趣。大概還有半年這個樣子吧。媽媽語重心長說,人生有其他責任哦。
  意有所指。

  真正的生活非得與現實保持至少旁觀的距離,且要暫時防止他人壓線違規。換言之,非我相關者皆善良平等。
  可喜可賀。

  我是貓非鶴因為可馴服,不是因為春節增長的毛皮與肥油。我是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社會價值不在屬性而是對應身份。我在誰的局裡,又即將走向另一個誰的。
   誰也不是。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