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月19日

年輪









久違地拿起Canon EOS 5D Mark II(竟然非關工作),半年以來底片拍得有點樂不思蜀
貳天以前,埔里黃宅後院,細雨中的落梅,好蒼勁好纖細


  做女人以月為單位;報表以季度為單位;一棵植物幾多寒暑,盡自己本分是枯是榮、綻放或凋落。
  四年一期的大選剛落幕,正是創意爆發後餘燼、一朝天子一朝臣的青黃不接時候,多說多煩、少做少錯。冬未盡,乍暖還寒著,梅花開得稀稀落落。若五個年頭為一個區間,那麼,也是要邁入下個區間的時候了。有點徬徨、有點無奈,更多是趕鴨子上架的措手不及(──是說也沒什麼好準備的來就來了唄)。
  覺得自己對「人」幾乎無感,似乎所有的愛已在幼年焚盡,唯剩下湮渺眷戀,反之,對待木石花草光影倒是耐心。也大抵人事無常,多耳多舌無益,我心不定不成砥柱,只能寄望那些堅定不動的外者,給予片刻安靜。照片拍得越來越慢,也越少拿起相機了,很多時候覺得美,只是看著而已。

  北京回來在今天滿一年了。竟然才滿。
  北大室友除我唯一論文未完者,今日口試,而我尚在游移。




Kodak 400Tri-X, 八德福馨沖, ilford RC 8x10 自放相 (Sepia棕色調), EPSON V600 掃
年前拾貳月, 父親替不東方夥伴說盆栽概論, 埔里黃宅


  每次回埔里,總會在日程表列上好多想做的事情,又總是力有不逮。光合作用呵,看看花、聽聽鳥,日影斜落、雨滴輕響,感覺才開始清空呢,便又好多天過去 了。埔里使我懈怠,但那才該是生活的樣子對吧。老說離文藝太遠,其實俯拾即是(嘖)。振作阿振作,每個小退休都是為了走更遠的路,養肥了肝才能繼續對其勞役。
  ……扯遠。
  有一個始終能夠歸屬的「家鄉」本身,就是最療癒的事情了。
  她說鄉愁是一棵沒有年輪的樹,永不老去。








有那麼一個地方,景色如一而晚風清涼
時間靜止在,朝著永遠的方向
那是我怎麼走都走不到的歸鄉
-
有那麼一棵鳳凰,四季恆常而兀自開花
來來去去的人啊,唯有你站在樹下
火紅花瓣都不及你笑容的漂亮
-
你想我嗎?卻不敢聽見回答
因為無從得到,揣想一切可能發生的擁抱
因為無從擁抱,狂想一切可能懸念的問號
然後才知道,擁有不一定最好
如果結果是那麼不知所措,還有什麼浪漫我能夠
然後才知道,你原來是我的鄉愁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