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2月14日

旁觀
























Agfa vista400/ Nikon FA/ Micro Nikkor 55mm/ 埔里超藝沖掃(無除塵且懶得修圖,請見諒)
難得家裡種了球莖花類,臺灣鬱金香,晒了多少天太陽,終於在年節時候大開花


  很多時候會止不住地反覆詢問自己,怎麼樣才算是「好照片」呢?
  ……值得留下的記憶?觸動人心的場景?明確的訴求?有意趣或不多餘的構圖?美麗或出乎意料的顏色?適切的景深?清晰的質地?飽滿的視覺觀感?光線?對比?情節?感動?……


  越來越佩服那些在專業領域留下來深度耕耘的人。───「見山是山、見山不是山、又是山」三個步驟,我總是卡在中間那個,螺旋狀的牛角還鑽不到尖尖兒,頭先暈了。───是這樣的,知道「什麼得以稱為好照片」或「所謂影像可以從哪裡解構」的若干觀點方法分析佐證之後,再拿起相機,觀景窗的世界輕易被賦予千百斤壓力。也許不停地期待驚喜或進步,同時阻擋了驚喜與進步的機會。

  想起若干年前的幾張黑白照片湊成一組,命名為:"PASSING BY."
  經過街頭,不由自主按下快門所框架的人事。不思考感光光圈快門等一切數據,只勸阻了閃光燈的自動模式。想來,仍然會被那等不自量力的純粹所感動───雖然當時以為的好照片,能夠被現在的眼光毫不留情挑出若干或大或小的毛病。
  (然而、想來,仍然會被那等不自量力的純粹所感動。)
  衷心感激地向後凝視來時路。單純的喜悅變得不那麼平常、對一切的評判多於欣賞等各種成長併發症發作的當下,能夠記得曾經如何感嘆這個世界,也是一種難得的幸運了吧。

   延宕了一些時日,二十四歲的第一篇網誌,不打算解釋新換標題所謂的「奢侈青春」。且期許往後能如此時,得以盡可能地鞭策自己、不卑不亢、和以待人。亦冀求保有跳出當下的心境與空間,得以審視或修正自己、學習耐煩、好奇心常駐。
  另,祝願所愛與所關心的你們,在這個寒流將遠的元宵併西洋情人節,吉祥平安、心心相映。


























前幾天才換的個人臉書封面,倒不是因為最喜歡,而是最適合。白底的臉書,規格又是橫長方,開篇的另張鬱金香,顯得太憂鬱也太零散。(很多時候在外邊糾結許多繞了一大圈回來,才又再次明晰───喜歡跟適合,真不是同一件事兒。)同一捲底片,幾般心情?有別於(另張)背陽處帶綠的藍,向陽的這方背景帶粉,光影欣然,初開與未開的生機,也許更能驅散台北雨夜的寒意。


  如此甚好。
  那句話如何說的呢?
  ───惟願歲歲今朝,年年此時。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