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2月2日

尋人























一樣是北海岸,十月底的野柳國家公園,傍晚陽光徹底消失以前的山頂氣象站,背後有光
(又是灰階般的彩色一貫作風有點憂鬱。完全地沒有新照片,與內文也沒什麼關係、唉……)


  踩著點寄出的明信片上寫著:
  「成年人的世界總是充滿著算計與矛盾,對吧?」

  ……如果可以不要長大就好了。
  怎麼說呢,總是感謝你,殘留一個名字讓我惦念。就算當時值得嘉許的只有熱情,如今想來還是要珍惜的。畢竟衝動隸屬年輕。即便青春有許多樣貌,那種無憂地相信著什麼的年輕,是再不可回溯了。


  某一個駐足點回過頭(可能只是等紅綠燈恍神的三十幾秒間),踏上斑馬線那一刻我突然想起那個人,遠方的朋友。(為什麼說是遠方呢?因為從來沒有靠近過吧。但我非常喜歡這個距離。)想起那個人就像皮靴在柏油地敲上的沉穩足音,摳摳摳的,雖然存在感很低,響在耳朵旁的節奏卻很美妙。
  皮靴阿,放了三個季節又被使喚出來,都生灰塵了。
  奇摩、無名(橫批───上世紀的故事)關站前備份文章,想著要在十月底前悄悄話問問得以保持聯繫的丁點訊息,忙著忙著就給忘了。
  如果你偶爾來這裡看見,可以考慮告訴我
  ───覺得無所謂也沒關係,反正,背影很美麗。
  ;)


  《護國仁王經》上說:「一彈指六十剎那,一剎那九百生滅。」一個生滅,即是一念。
  《摩訶般若波羅蜜多心經》的「…舍利子是諸法空相不生不滅不垢不淨不增不減…」,相即是念,念念相連快生快滅,故不生不滅。又為什麼說「諸法空相」呢?因為那些「念」阿,總是不在當下,生生生滅滅滅的,溜過去的時空都是妄想雜念。

  

2 則留言:

樗野 于陸山房 提到...

本來也想著關站前回顧一眼,細數一下往日,撢撢灰塵什麼的,誰知又錯過了。
倒是沒有備份文章,也沒有再另覓新天地,武陵人與桃花源,哪能再找一個避秦處。
估算著上次留言可能也是一年前之譜,捎一聲問候:新年快樂。



letterofcat 提到...

嗯,新年快樂。
好久不見,看見你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