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4月7日

我親愛的你們

















Nikon FA/ Fuji 400T/ 台北影業沖, 八德福馨掃
幫朋友拍照前, 以弟弟測光/ 實踐大學A棟1樓


  語言必須精準、思維不能紊亂;耳朵被音樂塞滿的時候,清醒大過聆聽雨聲;不餓不冷不病也並不經痛的平常日,很難想起過往那些放在心上的、好深刻的人。留給想念的時間太少,記憶溶蝕出現斷層,然後我想說,其實不是失去天真或者單純一類,只是甘於平凡而已。
  人長大了,夢就少了,如此而已。

  妳說:現世安穩、歲月靜好。
  雖然深知居安思危方為處世之道,耽溺安逸慣了日常了,便似乎不需要試圖改變任何。妳總是在研究室坐等,(就像上個階段系辦後門外的小天地,)等著等著流過去半年(很快將會積累更多歲月),亦不知道等的什麼。
  溫飛卿《望江南》詞云:「梳洗罷,獨倚望江樓。過盡千帆皆不是,斜暉脈脈水悠悠。腸斷白蘋洲。」嘗有所感。然其所待者有目標有指向,妳卻沒有,也並不斷腸。
  總是知道「不要什麼」(下意識去排拒);對「想要什麼」感到茫然。硬塞給妳的妳不想要;偶爾動心的錯過了好像也不如何可惜,好像只是一杯咖啡喝與不喝的差別(喝了感覺一天有動能地向前開始了、而事實上咖啡因於妳並不起任何生理作用)。
  妳清楚哪裡非妳不可或哪裡什麼人可以輕易取代妳,妳亦明白自己能做什麼該被放在什麼位置。如同妳一直以來被教育的論語的中心思想在於「中庸」。日子平順得不可思議,妳卻開始害怕這些成為慣性即將吞沒妳無可自拔。

  朋友問,為什麼都不交男朋友呢?
  不是眼高於頂也不是性冷感噢,我說。只是那個機率嘛,小得像撞鬼。現世安穩呢,動心的概率已經縮小到不行,動心之後不錯過的機會更是小中取小。太好的比喻呵談戀愛恰似撞鬼。人云「常在河邊走豈能不溼鞋」 、「夜路走多了總會撞到鬼」,我沒時間河邊散步鳥宿池邊樹僧推月下門,夜路走得少於是遇不到鬼,挺合理。
  (嗯。口部語助詞太多表心虛或氣短。強詞奪理。)
  隨便啦隨便啦,反正皇帝都不急了太監急什麼呢。大把的青春乾耗也無所謂(網誌的大標副標貌似也堅決地(?)聲明了),正反手邊總是有事在忙,即便老是意識型態,也並非疊床架屋曠日費時呵。

  說真的,比起開始另一段感情的征途等等,去嘗試發現感動以及表達其感動予他人,於我顯然更迫切一些。
  他們說,世間充滿驚奇。然驚奇於我日漸難以成立。「世界遵循既定公式」的觀念根深蒂固,對事物難以抱持新奇,此點必須調整,不然一切只會淪為瑣碎無聊。
  那些色彩的黑白的外在的心裡的景色、人事、小宇宙,總得有些「什麼」使我凝視、尊敬、信仰(此等正向美好的方向動詞),樂於眼睛發亮心脈怦然地檢視、條列、書寫、訴說,分享給我親愛的你們。
  總是有一些「什麼」。
  總是有一些「我親愛的你們」。
  即便沒有解答也沒有目標指向,擁有這一些,等待時間流淌的過程便彷彿陽光亮起窗櫺,不寂寞了。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