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9月3日

「彼時青春年少。」



























突然閃過這句話,不曉得推諉又或惋惜。

Nikon FA/ fuji X-tra 400/ 日月潭象山遊客中心/ AUG, 2012
以腳打水的孩子


昨夜睡得晚,清晨半明半昧間夢見了嬤。
在機場茫走、莫名其妙進了停機坪、找什麼似的無頭轉著、被拽上一架待飛的小飛機、一排只有四個座位中間一條走道那種巴士規格的小飛機、在機門邊被人勒令說「妳,蹲好。」,很兇的語氣。飛機震動、即將起飛,望前方最後排座位間隙探看,竟看見阿公,挪動身子望間隙另一邊看,就看見嬤。他們談笑著。嬤自間隙看見了我,說,欸小心一點,要起飛了。──
然後醒了。眼淚大顆大顆地湧出來,止不住抽咽。
想起夢中的他們都好年輕。頭髮也都還烏黑光澤的。
又想夢裡的我是幾歲?七歲?八歲?
無憂?

無憂。

其實已經過了七的三倍歲數,很快也就要是八的三倍了。
怎麼還老是想不開呢。逝者已矣,來者猶可追,其實,看透了還不如看開。

且盡情當下,日日是好日。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