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7月15日

總是說再見、再見,親愛的埔里

























離開埔里前一天的日月潭。大雨裡頭,灰灰漠漠、雲雲霧霧的。



離開那一天,我在等車處。
爸爸趕著在巴士接走我以前,帶著一頂遮陽的草帽,騎著野狼飛奔而來。
車子接近停靠處的時候雨開始下了。
溫柔,然後越見暴烈。
我數著時間,想,啊、回家的爸爸必定淋雨了。

離開那一天,我在等車處。
媽媽陪著我。
原來唸著車不好停就別下車了的,還是選了個遠方,朝我走來。
不曉得為什麼想起來了:
過去一個天未亮的清晨,要上台北趕十點的課。
一樣的等車處。
是冬天,媽媽的拖鞋裡裹著白白的襪子。
我盯著那雙腳,想著那雙腳,好脆弱的樣子。



親愛的埔里,親愛的埔里:
再見、再見。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