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7月9日

月月驚

























天邊的一彎新月。回到埔里的那個傍晚。


暫時過著不思進取的生活。
沒耐性、沒定性、沒作為。
遇到關心太過的,就想逃開。
話不投機半句多。就是傾聽也懶得。
怎麼這樣子呢。

半個月沒寫日記。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