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月4日

過新月是生日近了歲月遠了



Fuji X-tra400,尼泊爾,下Pon Hill的路途。去年捌月(怎麼就去年了呢)。
無憂的年歲離我甚遠。

  滿到沒有生活,連寫經都是奢侈。
  恩主公說哼教妳問我感情如何,不如直接出家呢。下得不能再下的下下籤。
  手機的提醒事項記著破碎的文字,整理太難,糟點太多,斷垣殘壁的──

-
  「心理出家,一種頂髮修行的概念。」
  -已經完全不知道在什麼境界了。最近不罣懷的修為愈來愈好倒是真的。
-
  「每當看見誰,在哪裡透漏自己,過著那種文藝到近乎荒誕的生活,我都感到嫉妒。」
  -呵呵呵。
-
  「年紀大了,就越要知道含蓄。不能再像個孩子那樣毫不掩飾了。」
  -所以旗袍是個好選擇噢。只露該露的,要欲遮還休。
-
  「愈慈悲就愈堅強,也愈柔軟。飽滿的稻穗總是垂腰的。」
  -脊椎是最美的拋物線,呼吸是張弛的引子。
-
  「想貼近的尚且稱不上愛且同樣忙得除了自己沒有空間,而企圖靠近我的又老是讓我糟蹋。」
  -說得好像很有餘裕似的。我也沒幾歲好嗎。被一起吃飯的親人唸終身大事是情何以堪。
-
  「唉,什麼人生。」
  -嗯什麼樣的人就有什麼人生。嘖。




-
  「多少有點想出世。」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