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月9日

每每回首,再次繾綣



























  ……是,第一、或第二捲X-tra400 呢?埔里的三合院,一切起點。我知道它是糊了,不管手震或是太大光圈,都不是推托的藉口。但它仍然躺在「底片選」的資料夾裡,就這麼躺過兩年───沒有被使用、卻也沒有被刪除。哪一次回家的時候,走著走著,同樣三點多鐘下午,陽光的角度差相彷彿,停在觀景窗的小方格中,猶豫了很久,最終仍然沒有再次按下快門。
  真的有很多回憶,可取的只有熱情;但那些熱情,又恰恰是現在的我所喪失的。
  就好像所謂青春。

  所謂青春,不只是那些年少的歲月,更是無可取代、必須留在當時、回不去也帶不來的心情。
  她說青春是用來回憶的。我倒想誰、什麼時候,不青春呢。
  它是狀態呵,並非時態。
  ( 便讓我們舉酒一盅,敬青春!)




致青春/ 王菲/ 電影:《致我們終將逝去的青春》/ 趙薇
我愛死她柔媚而婉轉的小女人情態,雖然在這小清新的氣氛之下有些弔詭似的惆悵




  但我們的相識又即將跨過一年(私以為中國年才叫過年,因為我會回到鄉下,就像從來還沒長大那樣,懷想著一切未來),總算有點悵然若失。
  台北是雨天,埔里倒晴得很。有時候難以言喻的感想無處訴說(似乎也沒什麼好說的),便翻翻舊照片。

  ……很多時候,我們大概只是想、喚起生命中值得珍藏的。
  那些、「真實」。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