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8月21日

哈囉,哈囉台灣

























德里紅堡的某個伊斯蘭建築門廊,對面,有一個穿紅莎麗的女子。


現在看來是仿若隔世了。那麼三四天,又或說,那麼、一個沉沉的睡眠。
莎麗、花俏襯衫、兩眉中的第三隻眼、隨處可見的宮殿式建築廟宇、小巷子裡追著要錢的小小孩、石板路上的牛和猴子以及牛糞猴子大便......都不復可見。

印度旅遊書上說「前往印度的第一件事,就是投入人間的腥臭與混沌——汗臭味、噪音、鮮明的顏色、吼叫聲、沙塵、強烈的日照......有各式各樣的刺激等著讓我們承受。印度之旅,就是一趟與人性交會的旅行,在人間的溫度中泅泳。」行前還覺得過度浮誇了(不過就是另一種生活嗎),回來以後想想這段引言,覺得再妥切不過了。

泅泳,在人間的溫度裡。
高山、沙漠、平原、大河,甚至近海;印度教、穆斯林、錫克、佛教,甚至基督教。不同住所不同階級不同教義不同的生活型態,成就了差異風俗。於是人們口耳相傳說:在印度,一切皆有可能。
慶典遊行與垂死之家相鄰、善者與偽善者相比,就是世界遺產與貧民寮,也相隔咫尺。這是一個大雜燴國家,有人如魚得水也有人唯恐滅頂。



世界聞名的泰姬瑪哈陵,幾近不可能的對稱源自於可蘭經教義。
門框上以黑色石頭鑲嵌的正是阿拉伯文可蘭經,便於早晚誦讀。


雨季,平均溫度大概高於台灣五至十度。
我過著非常精彩豐富的印度旅行生活:德里、齋浦爾、久德浦爾、齋沙默爾、齋浦爾、阿格拉、瓦拉那西、卡修拉荷再回到德里。先買好火車票以決定什麼時間抵達或離開某個城市,在火車上計劃好每日行程,白天在城市裡瀏覽閒晃(如果感冒中暑發燒就少走一點早點回旅店),晚上基本是休息時間,如果睡不著(冷水澡發抖床太髒全身發熱不舒服呼吸不順之類),便自助全身按摩之後靜坐若干小時,等等。
想說此行是「受苦受難的平民旅行」,然而看見路邊棚子下睡著的一兩家人之後,又不大好意思了。
這麼說吧:我已經非常幸福富足了。


























在印度教中,牛是濕婆的坐騎,是神聖的動物。
所以街上常常可以看見肥壯的牛休息打盹、大搖大擺地招搖過市(或公然投下一坨坨的牛糞)。

























久德浦爾的梅蘭加爾堡,另一個王國鉅作。坐落於山背之上,知己知彼的空中碉堡。
現在還是王公所有,但是開放參觀。建築物(牆面、窗框、拱門、柱列、天井,還有一堆我叫不出名字)的裝飾非常用心,同一面長牆上幾乎不會有重複的花窗圖案出現。

























瓦拉那西的鹿野苑,佛陀最初講道的地方。
一部分的佛寺地基殘牆。
























卡修拉荷寺廟群(主要為西群)。1986年登錄為世界遺產。
卡修拉荷寺廟群,以外牆精美的性愛雕刻聞名。是王朝的國王們昭示富裕強盛所興建的寺廟。
在一百年間就蓋了八十五座,然而因為不同宗教的破壞,至今所剩稀少。


卡修拉荷是一個悠閒寧靜的小村(雖然有很多很壞的騙子,但是現在不說這個)。
傍晚,在日不落與日落之間,有非常美麗的倒影顯現在佈滿蓮葉的池塘上。好像另一個世界的美景。藍色、紅色、橙色、紫色、綠色混雜交織在天空與水面、樹木與寺廟間。
幾乎完全對稱。過度公整反而不太真實了。


 傍晚的美景。我住的旅店就在池塘旁邊,名字是Lake Side。


齋浦爾,桑格爾染布村,一家印花工廠裡的樣布。


在印度,開發中國家,物價便宜得無法想像。
班機起飛前的三四天,忙著把手邊的盧比換成紀念品:衣服(布製品)、茶、精油、小玩意兒......才發現原來有那麼多寄掛的人(多到需要寫下來),覺得整顆心都滿滿的了。

旅行這回事,如果不是真的帶有什麼顯而易見的目的,就是走走、看看,走走街、看看人,在其中發現自己也發現讓自己在乎的人,好像也很不錯。
一個半月前我總是說,為了瑜珈為了修行,就要去印度了。到了印度方才明白:不去研修班不去訓練中心什麼的,「在印度」這件事情本身,就是瑜珈就是修行。


























起飛的十幾分鐘後,漂亮的太平洋景色。


回到台北,洗了個長熱水澡睡了個長裸覺,覺得一切重生了。
想見見家人見見朋友。不過在那之前,先讓自己白回來胖回來一點吧。
現在嘛,真的像隻營養不良的水鬼了。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