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6月3日

陸月





































昨天寫了字。毛筆與墨汁那種。
總覺得近日字跡潦草,有時難得想放下心慢慢寫了,卻寫不正。故。
畫了一幅興亡千古繁華夢,無意義的隨想隨寫,又寫一次經。
雖然對於成果不滿意,但是
狀態挺好的。






































願,平安。

沒有留言: